西汉缘何恁多二婚的皇后
2019-04-11 13:37:4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      西汉缘何恁多二婚的皇后

没有认真考证过,只是根据个人有限之学推测,推测我们秦汉甚至更早时期,男女及婚姻关系应当是比较开放的。你比如始皇嬴政的母亲赵姬,与吕不韦、与丈夫异人又与大阴人嫪毐,说好就好,想生就生;再比如汉高祖刘邦,既能随便地睡寡妇私生子,末了还能迎娶富家千金吕雉,等等吧。这些事儿,即使在今天,也得要被当作绯闻丑事,吐槽指责个十天半月。

好奇心驱使,于是稍稍用心地浏览了一下西汉皇后们的婚姻,果然得到了些印证。居然,在诸多头顶凤冠的女子里,二婚者大有人在。

 高祖薄姬——虽然这位在高祖手里并非皇后,但在儿子文帝时,堂堂正正做了大汉皇太后,故也算在皇后之中。

薄姬本是个私生女。还是在秦朝的时候,她的父亲与从前魏国王族的一个女子私通,婚外生下她。等到天下反秦,魏王室后裔魏豹复国称王。与魏姑娘偷吃禁果的薄姓男子早死,倔强生下私生女的魏姑娘这时已成熟妇,人称魏媪。她颇有见地地将女儿送进了魏王宫。巧的是,名扬天下的女相士许负见到了薄氏小女,预言她将来会生下一个皇帝!

当时楚汉相争正酣,天下归谁尚难预料。魏王豹一听自己宫中有个来日能生皇帝的女子,这不等于说谁做她丈夫谁就是皇帝的爹了吗!原本与汉王刘邦合力攻项羽的魏豹,立马有了自己的小算盘。他甩开邦哥,宣布中立,完全不顾薄氏女私生的身份,纳之于帐中,宠爱有加。因此,薄姬的首任丈夫或者着说头婚男人,乃魏王豹。

魏豹的大梦做得正美,不幸成了汉王刘邦的阶下囚。魏国归汉王,连他的女人,也都统统被收容进了汉王的织染坊。这里边自然少不了薄姬。

我们都知道高祖刘邦不光有英雄之志,同时又擅采天下“名花”。这天邦哥忙里偷闲,带着管夫人和赵子儿两美人灵台游玩,无意间听管赵二位提及薄姬,语带讥讽地嘲笑薄姬当年与她们相约,三人中谁先显贵,别忘提携姐妹。邦哥顿时厌恶了眼前这两个势利女人,暗自同情起薄姬,决定成全一回她。当晚即召薄来侍寝。入夜,邦哥正欲“拍马上阵”,薄姬含羞带娇低声告诉他:“昨夜梦龙据妾胸”,昨夜我梦见一条龙盘踞在我的胸脯上。邦哥诡秘一笑,回她:这是你要显贵的前兆,来,让汉王成全你的美梦!说着,俯身上去,入港。

要说人啊,命里该有无须急!仅此一幸,薄姬就怀上了龙种,来年给邦哥生下了个儿子,后来的文帝刘恒即此儿也!

 

一切看似偶然,似乎又都必然。若干年后,吕氏势败,刘恒得众老臣拥趸,继位称帝,身为帝母的薄姬,陡然光耀天下,尊贵无比,被奉作大汉皇太后,书写下一个私生女的传奇!

 景帝王皇后——王皇后是槐里人,母亲臧儿是曾经的燕王臧荼的孙女,嫁槐里男子王氏,为其生下一儿两女——王信、王娡、王儿姁。王氏病逝,臧儿拖着仨油瓶改嫁长陵姓田的,生田蚡、田胜哥俩。

臧儿最早将大女儿王娡嫁给金WS为妻,生有一女名金俗。偶然的情况下,母亲路过一GT,卜者告她膝下两女之命G不可言。回头来她就撺掇已做人妇且为人母的女儿离婚。夫家不干,臧儿强拽女儿净身出户,掉头将其送进了东宫。

按说王娡一个有过婚史的女人,东宫姹紫嫣红的,幸运怎会降临她头上?!事情就这么匪夷所思,鲜花嫩草扎堆,刘启却偏偏喜欢上了“二手”的王娡。这王娡也争气,一连给刘启生下三女一男。

文帝崩,刘启继位。中间经过一些如百姓家的姑嫂是非纷争,王娡做了皇后。

 

王皇后直到儿子刘彻称帝,又做皇太后。

 宣帝许皇后——许平君是汉宣帝刘询的糟糠之妻,但对刘询而言,仍属娶了个二婚女人,——虽然她与别的男人并没有过实质性接触。

刘询最早叫刘病已,受爷爷亦即汉武太子刘据案的牵连,降生闾巷,命运多舛。得汉昭帝宽容,安顿在宫中掖庭,人称其皇曾孙。

当时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也在掖庭,与皇曾孙同屋。

许平君早被父亲许配给了内者令欧侯氏的儿子,就是说她已有了未来婆家。临过门那天,新郎莫名其妙地暴病而亡。在中国的民间,对这种情况,给许平君这类女子,造了一个专门的词汇,很形象,叫“望门寡”。虽说你连那男人的手指头也没碰一下,但于“礼”,也得归之于已婚寡居的行列。

啥事没发生女儿就成了已婚女人,许广汉很替她发愁。这时掖庭令张贺帮忙,撮合许平君与皇曾孙刘病已凑一对。广汉的老婆也就是平君的娘还瞧不上刘病已,也是怕惹麻烦,不想答应。许广汉却一眼看中了皇曾孙,自作主张让女儿与之成亲。

“望门寡”的许平君,一年后就给皇曾孙生下个儿子。——这儿子也当了皇帝,他就是后来的汉元帝刘奭。

 

后续的故事是个咸鱼翻身的故事。汉昭帝驾崩,继位者昌邑王刘贺荒唐,在大将军霍光的力主下,一直无人待见的皇曾孙刘病已改名刘询,被拥立为帝,登上皇位。夫贵妻荣,许平君先被封为婕妤,后经宣帝的坚持和努力,平民女子许平君破天荒丑小鸭变天鹅,风风光光做了大汉皇后。

四、 宣帝王皇后——这是又一个“望门寡”的皇后。

这个王皇后是在宣帝死了许皇后,废了霍皇后之后,后位空缺多时时,被拔擢而为皇后的。她的辉煌起步,得益于有个斗鸡走狗的父亲。其父王奉光,年轻时好玩嗜赌,宣帝流落民间时,二人很熟,经常见面。

少女时代,父亲王奉光多次将其许人,奇怪的现象在她身上一再发生,“每当适人,所当适辄死,故久不行。”每次准备出嫁,对方立马死掉,弄得一个姑娘老是嫁不出去。不妨这样讲,就是这位王姑娘是非一次地“望门”而“寡”,而是频繁地“望门”就“寡”!

没办法,父亲王奉光利用了他通天的关系,索性将其送进了宫里,——不信你能克死皇帝佬儿!

皇帝的后宫显然是王姑娘的舞台,不几年,宣帝晋封其为婕妤;许、霍两任皇后先后一死一废之后,王姑娘的人生达到了高潮——受封为皇后。

 

从结果来看,这位之所以“望门”即“寡”,确属其气场太大,除非皇上,一般男人受用不起啊!

五 、元帝王皇后——这位王皇后的名头可大了去了,汉元的皇后,汉成的生母,王莽的姑妈。大名王政君。

又一个“望门寡”。少女政君,被父亲王禁许配人家,“尝许嫁未行,所许者死”。老爸王禁将她许配了人家,这边说出嫁,那边小伙咽气了。这才是头一回。二回找了个来头大的,答应给东平王做妾,结果还是不成,这边她上轿正要走进王府,那边王爷莫名呜呼哀哉。王禁仰天长叹:这可咋整!

姑娘老嫁不出去,思来想去王禁觉得蹊跷。一日得闲,他找人占了一卦,竟称自家女称贵不可言。哪里最可“贵”?天子宫里啊。王禁似乎茅塞顿开,又是报特长班,又是请家教,不惜血本,教女儿读书、弹琴,培养其多项技能。“望门寡”咋啦?二婚三婚又咋啦?!十八岁那年,他把女儿送进宫中掖庭,做了家人子。

太子刘奭原是有宠妃的,司马良娣。可惜“入宫见妒”,早早病死。爱妃遭人妒忌而死,刘奭痛苦得粒米不进,更过分的是他恼羞成怒,拒绝亲近任何女色。宣帝听闻,这还得了?朕等着抱孙子呢!大汉岂能后继无人?!宣帝让皇后搞了一场选美,由于刘奭尚在气愤中,极不配合,他敷衍了事那么随手一指,掖庭令以为是相貌平平的王政君,当晚送进太子宫丙殿,一幸而有身,足月生下了后来的风流皇帝刘骜。宣帝喜上眉梢,龙颜大悦。母以子贵,王政君封太子妃。

 黄龙元年(前49)宣帝崩,刘奭继位,太子妃王政君先婕妤,三日后登顶为汉皇后,兄弟子侄鸡犬升天。因了这位王皇后,王家的势力后来有多大?她侄子王莽能把汉刘的江山变成新莽的政权,你就凭这个想象去吧!

严格地说,西汉正经的刘氏当家男人,也就那么八九位,而二婚的皇后就有这个数字的一半还多。如若当时的男女关系没有那么自由,人性有诸多的束缚,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地有再婚甚至数次婚姻失败的女子得以进宫,并最终与天子并肩,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呢!看来,指责我们先人男女关系保守,是完全站不住脚的。

 

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